夸父炸串创始人袁泽陆:先打造数字化和供应链,再孵化多品牌

时间:2022-09-26 08:36:30 来源:夸父炸串

【摘要】袁泽陆是最早尝到互联网营销甜头的创业者,但在2018年第二次创业“夸父炸串”时,他却更强调在供应链、数字化上持续投入。

如果从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一波浪潮算起,消费领域已经经历过两次高潮,一波在2014年,一波在当下。赶上这两波潮水的创业者不多,袁泽陆算一个。

夸父炸串创始人袁泽陆:先打造数字化和供应链,再孵化多品牌

2014年,从百度辞职的袁泽陆亲手写下《我为什么辞职去卖肉夹馍》,全网传播过亿级,“西少爷肉夹馍”也随之成为初代网红龙8品牌,10平米的小店创下了100天卖20万个肉夹馍的纪录,一个月内就实现了近一亿的估值投资。

  袁泽陆是 早尝到互联网营销甜头的创业者,但在2018年第二次创业“夸父炸串”时,他却更强调在供应链、数字化上持续投入。袁泽陆对夸父炸串的规划是,3年内实现5000家门店的规模,更长远的规划是,夸父炸串只是一个早期项目,累积下来的供应链和数字化建设能力,将成为接下来构建多品牌矩阵的坚实基础。

  1.为何选中炸串?

  “其实乐山炸串是我像剥洋葱一样一层一层剥出来的。”

  袁泽陆告诉驼鹿新消费,再次创业时,对于选择品类有两个要求, ,什么样的品类具有全国普适性?第二,什么样的品类能够做成万店连锁?

  事实上,这两个问题的答案,袁泽陆心中早有框架。从西少爷肉夹馍出来之后,他花了两个多月在美国,自驾9000多公里,去麦当劳、赛百味各个门店观摩,也研究了国内绝味鸭脖、华莱士等万店连锁品牌,他对上述问题的思考可以归结为,小门店、大连锁、全供应。

  “从这九个字我发现,在全国能够有普适性,能够做成大连锁的品类并不多。只有4个类赛道有机会:火锅类、串类、卤味、奶茶类。”袁泽陆向驼鹿新消费详细解释了为何 后选择了串类。

  “首先,火锅不符合小门店逻辑,火锅是一个翻台生意,再小的火锅店也得是堂食。基于这个去做,不符合全供应链,因为火锅很多的都是采用初级食材。

  其次是奶茶,在2018年时,我就觉得奶茶已经挺内卷了,新品牌奶茶机会不多。因为奶茶主要是铺渠道,铺完之后大家不停的在差异化和同质化之间去调。柠檬茶火了,所有奶茶都可以上。所以当时我看这个赛道的机会不大了,就PASS掉。

  卤味我确实研究了半天,后来发现卤味核心拼的是基建能力,就是工厂、仓配、日达等等鲜配能力。这个能力实际上其实被头部的几家卤味企业垄断了,再做这件事情,难度就变大了,没有十几个亿,估计无法突破他们的屏障。那个时候我想,如果做卤味,更好的结局有可能就是被绝味收购。”

  袁泽陆对每个品类都做了深度思考和商业模式推演, 后,选择了串类,“撸串可能是中国人非常重要的一个精神属性的活动。”

  撸串有两种,一种是烤串,一种是炸串,袁泽陆认为,对照小门店、大连锁、全供应这九字箴言,烧烤有一些弊端。“ ,烧烤是以大店为主,而且是一个社交绑定的品类;第二,需要厨师,烧烤的标准化程度不高;第三,出餐效率很低,同样的一份东西,烧烤8-15分钟左右出餐,炸串2分钟左右出餐。这就是为什么烧烤在外卖上面,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严格来讲,在外卖这端,炸串是烧烤的完全替代品。”

  与此同时,小小一个串串,背后的供应链也正在发生明显的进化。袁泽陆观察到,人工和房租成本的增加,导致在店内穿串不经济了,变贵了,所以集约化的串串供给就出现了。产业内外的因素都考虑过一遍后,袁泽陆下定决心做串串,“我们觉得确实串上有文章可做。”

  2.如何做出差异化?

  炸串,这种遍布各个城市街头巷尾的小吃,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一万个消费者,就有一万个关于炸串的味道和回忆。

  美团研究院、中国饭店协会联合出品的《2019-2020年中国小吃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小吃产业订单量占比超过1%的细分品类共有17个,分别是快餐简餐、麻辣烫、面条、米粉、粥、包子、黄焖鸡、炸鸡炸串、米线等。2019年,炸鸡炸串订单量同比增长146.9%,在小吃品类里排名 。

  市场需求是确定的,但如何在品类普适性的基础上做出口感差异化,是非常考验研发团队的一件事情。

  袁泽陆和团队认真考据了炸串的各个流派,然后去实地考察,“东北、西北、湖南、湖北、华东、四川都有去看,我们一一去看它能不能有普适性, 后觉得四川的串串还是挺有特色的。”袁泽陆选中的乐山炸串就是四川的。

  乐山炸串的特色是,有一层卤油,在当地,这种油就是卤菜店卤制各种肉类后,上面所漂浮的那一层油,带着一股特殊的卤香,先卤后炸,卤油浸润食材更入味。

  另一方面,乐山的钵钵鸡、跷脚牛肉已经走向全国,而且消费者接受度都不错,这给了袁泽陆信心,乐山炸串也有机会。

  袁泽陆坚持做差异化的一个原因是,龙8行业早期的口碑很重要。炸串这个行业,大部分是以夫妻老婆店形式存在,各家口味差不多,几十年没有太大变化,而口味这种东西,吃久了就会形成依赖。“到目前为止,做了40多个SKU,所有的串串都是自己研发的,包括卤油。”袁泽陆介绍,除了配方研发,还自建了工厂和品控体系、供应链仓配等等。

  在品牌上,夸父炸串的差异化更明显。与其他炸串品牌相比,夸父炸串先走的是购物中心渠道,并且做了大量的主题店,比如黑金主题店、太空主题店、星际主题,不断突破大家对炸串店的一个想象和定义。“炸串店的天花板到底在哪里?我们一直在突破。”

  截至目前,夸父炸串已经开出了2000多家门店,其中多数的门店实现了盈利。在加盟方面,袁泽陆表示,品牌为加盟商提供七大核心支持,包括督导巡店、选址评估、运营管理、产品培训、新品研发、市场营销、供应链体系。据测算,门店3个月内复购率50%,街边店复购率超过60%,“基本上7~10个月回本,表现好的门店回本周期更快,两三个月或者三四个月,长也不太会超过一年。”

  3.龙8创业环境已经变化

  在袁泽陆看来,现在的龙8加盟环境已经进阶到3.0时代,品牌方、加盟商、行业基础建设、数字化水平和人才供给都有了明显的不同。

  他解释到,“2014年的时候,我们想要给北京所有门店做冷链配送,还得自己买车。2016年之后,包括蜀海之类的第三方平台,已经在做供应链能力的释放;从数字化看,2014年做西少爷肉夹馍时,还大量收现金, 次跟腾讯在试点“微信支付”。短短4年的时间,我们小额支付的在线支付比例已经高达97%以上;从从业人员来看,14年左右龙8行业相对传统,都是厨师出身这样一群人为画像,那个时候大学生进入龙8,就会有一些声量和反差。现在在夸父炸串的加盟商画像中,将近90%是85后,大专以上学历接近 ,他们有品牌意识,契约精神也强一些,学历水平和认知水平都有很大的提升。”

  环境剧烈变化,对于创业公司来说, 明显的感触就是,“从0-1创立一个品牌,无论资金量、团队能力、市场环境等各个要素都要求都提高了。”

  更近半年,夸父炸串拿到了3轮融资,5月份完成近亿元A轮、A+轮融资,10月份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2轮融资,总计超过1.5亿元。

  对于资本的态度,袁泽陆是开放的,“从创业 天起,我们就想好要拥抱资本,只不过18、19年、20年龙8行业太冷了。其实我们前面也有两轮融资,今年的密集融资跟行业热度也有关系,资本突然之间都在看,这跟市场的客观环境也有关系,因为龙8是一个5万亿的市场。”他预测,二级市场上市的龙8会越来越多,未来10年,中国应该至少有几十家龙8上市企业。

  拿到钱之后,袁泽陆的规划是继续投供应链。在他看来,传统龙8企业发展路径是,一店养两店,两店养4店,再养8店,是一个细胞分裂的过程。这样的好处是资金、现金流能滚起来,如果模式验证没问题,管理团队各方面也能跟得上,容易就能发展起来。但弊端也很明显,资本很难投长远的生意。

  “传统裂变的模式不符合我的规划,所以我们要在供应链上面投入,在品牌上投入,要在数字化上面持续投入,这都不是典型的一个龙8企业应该投的东西。”袁泽陆认为,资本不光是投钱,本质上是通过投资变成企业的股东,大家整合更多的资源去推动公司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对于夸父炸串,袁泽陆在很多场合都表示过,3年5000家,5年1万家,但这只是个开始。

  “我研究的品类真的挺多。不过三年之内不太会做其他品类,至少要把夸父带到5000门店的体量上,再考虑。我们希望,早期通过夸父这一件事,把供应链能力和数字化能力给打造起来。终局我们一定是一个多品牌的矩阵,当然,前提是我们有能力去做好多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