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
互联网      + 全国专业刑事律师服务平台         首页
网站导航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详情 > 律师文集 > 全文

“未见缝合”是否被害人死亡原因之一的辩护

律师:王云飞律师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1日          阅读数量:119       分类:亲办案例

二〇一七年十月三十日上午九点,某中级法院在大法庭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刘某1、岳某某、刘某2犯故意伤害罪一案。法庭调查中,因在开庭之前,被告人刘某1的辩护人、云南红河谷律师事务所王云飞律师,对被害人王某的死亡原因及医疗过错提出异议,申请鉴定人出庭,法庭传鉴定人出庭对被害人王某的死亡原因及“未见缝合”的创口作出说明。

第一鉴定人:我们根据委托作出鉴定意见,针对刚才辩护人提出的问题,未缝合创口问题,因为腹膜并没有增大,说明医院已经尽到了检查注意义务。

第二鉴定人:手术记录没有损伤,但腹腔是左侧后腹膜,肾脏隐蔽,没有活动性出血,反复检查血肿没有增大,对有可能出血的部位进行了反复检查清理,没有发现活动性出血,后续救治的过程中也已经尽到了高度注意的义务。

公诉人:能不能提供一下内脏图?

鉴定人:可以。

公诉人:为什么对“未见缝合”的创口没有发现呢?

鉴定人:基于医院材料的判断,刚才已经说明肾脏是腹膜后的脏器,做手术有一定局限性,周围有小片红肿,但没有出现活动性出血,从规范来讲不能打开腹膜。客观事实是,住院资料已经记载尽到了注意义务。

公诉人:对于小创口如果当时发现出血,是否需要打开腹膜?

鉴定人:需要,但是有风险,DIC是指血循环的障碍。未见缝合的创口,对他的死亡所起的作用客观上不好鉴定,因为是失血性休克是复合性创伤引起的。

辩护人王:鉴定人,你们一个是讲师,一个是教授,应该说具有丰富的医学知识了,申请你们出庭的目的,是为了从尊重生命的角度请教几个有关的医学知识问题,希望你们也能够从尊重生命的角度给予解答好吗?

辩护人王:鉴定人,能从尊重生命的角度给予解答吗?

审判长:鉴定人已经向法院签署了保证书,已经表明态度。

辩护人王:左侧肾脏前侧近肾门处是否属于左侧胸腹部?

第一鉴定人:是。

辩护人王:是否属于内脏器官?

第一鉴定人:是。

辩护人王:是否属于内脏组织?

第一鉴定人:是。

辩护人王:左侧肾脏前侧近肾门处出现一长1.8㎝、深1㎝的创口,该创口与肾动脉(肾下极分支处)相通,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出现这样创口的肾脏会不会流血?会不会导致B超腹部显示左肾上份包膜出现少量积液?

第一鉴定人:会。

辩护人王:在正常行“肠系膜血管及肋间血管破裂缝扎术+肠破裂修补术+左侧开放性胸腔探查术+左侧胸腔闭式引流术+左侧膈肌破裂修补术+左侧骨骨折内固定术+左侧胸腔探查术”的过程中,根据一般的医学经验,能不能发现肾脏出现长1.8㎝、深1㎝的创口?

第一鉴定人:很难发现。

辩护人王:如果发现了该不该缝合?

第一鉴定人:该。

辩护人王:左侧肾脏前侧近肾门处出现的与肾动脉(肾下极分支处)相通的一长1.8㎝、深1㎝的创口“未见缝合”,与“左侧胸腹部刺创、内脏器官、组织损伤(肋骨骨折、膈肌破裂、肠管破裂及肾脏破裂等)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有没有关系?

第一鉴定人:有。

辩护人王:“未见缝合”的这个创口,作为内脏器官、组织破裂损伤出血的原因之一,能不能排除?

第一鉴定人:有这方面的原因。

辩护人刘:刚才鉴定人也说了,救治手术以后,发现血压低等,但是还有十几个小时可以做好多事情,打架发生的伤口处理好了后,还出现失血性休克,原因是什么?

第二鉴定人:这个是个动态的过程。

法庭调查结束,公诉人辩论说,对被害人王某的死亡,刚才鉴定人出庭作了说明,医院治疗无过错。

被告刘某1的辩护人、云南红河谷律师事务所王云飞律师辩护说:被害人王某死亡,不能排除“未见缝合”的创口成为原因之一,该情节应当在量刑时予以充分考虑。法医病理鉴定检验照片图31证明“未见缝合”创口的事实,与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的“王某死亡原因”具有明显关系,刚才鉴定人也明确表示“未见缝合”创口的肾脏是内脏器官、出现“未见缝合”的创口的肾脏会流血等等,尤其是鉴定人对整个手术治疗检查过程,按照一般的医学经验能不能发现“未见缝合”的创口的回答是很难发现,这意味着并不排除可以发现,公诉人刚才的发言也认可该创口对被害人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加之根据人体器官和生命的自然规律以及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足以认定“未见缝合”的事实,作为王某死亡原因之一,明显不能排除。由此,被告人刘某1等人没有致人死命的故意,王某的死亡结果不完全是刘某1等人的行为所致,这一案件的真实细节,依法应当作为量刑因素切实体现在对三被告的量刑之中。

被告人岳某的辩护人说:本案被害人具有混合过错的情形,既然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王某的死亡是多因一果,请法庭量刑时予以考虑。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六日,某中级法院作出(2017)云25刑初122号刑事判决书:

经审理查明,2017年1月18日3时许,被告人岳某某与袁某某在某市新天地步行街CC慢摇吧喝酒跳舞时因琐事发生纠纷,袁某某将岳某某推下台子,岳某某随后将情况告诉了同在 CC慢摇吧的被告刘某1。刘某1起意报复袁某某,便到街上买了一把折叠刀装在身上,并电话邀约其胞弟刘某2前来现场帮忙。刘某2来到后,刘某1带其到街上同一商店买了一把折叠刀带在身上。当日4时许,刘某1对刘某2、岳某某示意打架时要一起上,并尾随袁某某等人到CC慢摇吧门口,刘某1先用啤酒瓶打了袁某某头部一下,刘某2也打了袁某某,在旁人劝阻时,与袁某某一方的王某打了刘某1脸部一拳,刘某2便将王某拉倒在地,刘某1用刀刺伤王某腹部,岳某某用刀刺伤袁某某背部。三被告人随即逃离现场。王某伤后经送某某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殁年28岁)。经某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王某系左侧胸腹部刺创、内脏多器官、组织损伤(肋骨骨折、腮肌破裂、肠管破裂及肾脏破裂等)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经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袁某某伤情鉴定为轻微伤。

次日22时许,公安机关在某市某镇某厂住宅区刘某1家中将其抓获;后刘某1配合公安机关打电话劝岳某某、刘某2自首,岳某某、刘某2先后向公安民警投案。三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另查明,被告人刘某1、刘某2的父母与被害人王某的母亲杜某某在检察院主持下达成民事赔偿协议,双方约定由刘某1、刘某2的父母先代为赔偿杜某某经济损失78000元(已支付),而后从协议签订之日起每月赔偿500元,共计60000元,分十年支付,也可提前在刘某1、刘某2所判刑期内支付。杜某某代表全体亲属对被告人刘某1、刘某2表示谅解,要求司法机关对二被告人从轻、减轻处罚。被告人岳某某的母亲与被害人袁某某达成民事赔偿协议,约定由岳某某的母亲代为赔偿袁某某经济损失13 000元(已支付),袁某某对岳某某表示谅解,要求法院对岳某某从轻、减轻处罚。

某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某1、岳某某、刘某2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犯罪后果严重,依法应追究三被告人的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三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

在卷证据证实,本案的发生、发展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不能将各阶段截然割裂分开,被告人岳某某将其与他人发生的纠纷告诉刘某1,刘某1又邀约刘某2到现场,起意报复对方,并作案前准备,示意岳某某、刘某2打架时要一起上,表明在主观方面具有共同伤害他人的故意;在客观方面相互配合,共同实施了伤害他人的行为,系共同犯罪。

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某1邀约他人作案,起组织指挥作用,且系致死被害人王某的直接凶手,起主要作用,且犯罪后果严重,是主犯;被告人岳某某、刘某1积极参与作案,起帮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刘某1被抓捕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协助公安机关规劝同案被告人自首,系坦白并有立功表现,被告人岳某某、刘某2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对三被告人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三被告人亲属与被害人袁某某和被害人王某的亲属达成赔偿协议,积极代为赔偿对方的经济损失,并取得对方谅解,对三被告人可酌情从轻处罚。

本案中,被害人袁某某先动手将岳某某推倒在地引发双方矛盾;被害人王某在解决他人冲突时动手击打刘某某,激化矛盾,对引发本案均负有一定责任,可酌情对各被告人从轻处罚。

法医病理鉴定意见书证实,被害人王某系左侧胸腹部刺创、内脏多器官、组织损伤(肋骨骨折、膈肌破裂、肠管破裂及肾脏破裂等)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某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2017](临床)鉴定第AC416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某医院在为被鉴定人王某提供诊疗过程不存在过错。对此,鉴定人出庭作出说明,被害人王某被送到某医院抢救时,因外伤造成大量出血,形成了创伤性凝血功能障碍,出现失血性休克,病情危重,对其施行手术中,已采取必要手段多次进行腹腔探查,对已发现的外伤创口进行了缝合,经探查未发现王某有活动性出血后才行关腹。术后做了三次B超检查,发现左肾后部有血肿逐渐增大情况,考虑腹腔有活动性出血,但鉴于王某当时病情已经不能再做剖腹探查术,便与其家属沟通后拟行介入下腹部血管造影栓塞术,但其病情进展迅速,还未及施行就发生了死亡。在整个诊疗过程中,医院已经尽到高度注意的义务,医方不存在过错。相关司法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意见和鉴定人的当庭说明,依据客观、科学,理由充分,符合本案实际。被告人刘某2、辩护人王云飞等关于尸检时发现的王某肾脏上一个未缝合创口,这个创口未缝合是导致王某死亡的原因之一,医院对此存在过错,应当作为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量刑因素予以考虑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缺乏相应证据支持。

关于量刑问题,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刘某1判处十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对被告人岳某某、刘某2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至八年的量刑建议,分别与各被告人的罪刑相适应。辩护人王云飞关于对被告人刘某1判处有期徒刑三至五年的量刑建议明显畸轻。被告人岳某某持刀行凶,连续捅刺他人,其行为暴力性强,主观恶性较深不符合适用缓刑条件。被告人刘某2经社区调查评估,具备监管条件,对其适用缓刑对所在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可对其适用缓刑。

根据各被告人犯罪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某中级法院判决被告人刘某1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被告人岳某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刘某2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标签: 犯罪   司法认定   刑法           日期:2022年01月11日 | 所属分类| 律师文集
本文链接:/lawyer/info/aid/2453.html
推荐阅读

王云飞律师

律师详情 咨询我

高效  精准  服务

专业刑事法律问题咨询

在线咨询

本地律师,一对一在线咨询

最新资讯

学知识

成功案例

关注我们

找律师

找全国刑事辩护律师

咨询律师

在线免费咨询刑事律师

推荐律师

推荐全国专业刑事律师

登录 注册
     站点地图          关于我们     律师加盟     加盟须知     会员专享     网站地图     合作机构     律师登录    

刑事律师

龙8电子网址

服务热线

010-86221715

全国专业刑事律师服务平台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微信客服(一)

微信客服(二)

微信公众号

移动端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北京浩博正义科技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31号